首页 财经 为什么庄的概率比闲大·为何他主张放弃了自己国家的领土,反而被视为英明? 查看内容

为什么庄的概率比闲大·为何他主张放弃了自己国家的领土,反而被视为英明?

2020-01-11 14:56:13| |查看: 1072

[摘要] 后来,派兵驻守,也死者甚众。王安石说“宁屈己弃财于夷狄,而不忍加兵之效也”,诚哉斯言。其实,并不仅仅宋代放弃过领土,西汉也干过。珠崖,在海南省琼山县东南。开始的二十多年里,造反了六次。元帝跟大臣商量出兵,待诏贾捐之则认为,不要再出兵了,不要再派人去平叛了。还不如把珠厓这个地方放弃了,好好抚恤和安置关东呢。

为什么庄的概率比闲大·为何他主张放弃了自己国家的领土,反而被视为英明?

为什么庄的概率比闲大,(《母仪天下》中的汉元帝。)

(1987年《王昭君》中的汉元帝)

文/侯虹斌

美国历史学家墨菲(rhoads murphey)有本著名的《亚洲史》,其中,有一章“中国的黄金时代”,谈的是宋代,他说:“这是一个前所未见的发展、创新和文化繁盛的时期。它拥有大约一亿人口,完全称得上是当时世界上最大、生产力最高和最发达的国家。”我查到很多说法,有的说北宋的gdp占了当时全球gdp的75%甚至80%,也有的说只占50%——事实上,当时根本不存在可靠的统计方法,这些都只能姑妄言之姑妄听之,我都不敢采信:但毫无疑问,宋代的经济水平遥遥领先于别国。

这个经济发达、百姓相对富庶,市民文化也很发达的朝代,却仅仅是偏安一隅,比起中国其他大一统的时代的面积要小得多。举个例子,南边的交趾国,趁着南汉动乱的时候独立,宋太宗即位后曾试图收复,出兵南征,不过,出征时,因为南方瘴疠严重,《宋史》云“士卒死者十二三”。后来,交趾还袭击北宋,攻陷钦州、廉州和邕州,宋朝派出十万大军南下,结果,据闻“十万大师瘴疠、腹疾,死者八九”,只收复了边境数州,草草回朝。后来,派兵驻守,也死者甚众。宋神宗看到卫戍战士“十损五六”,便把这块叫“顺州”的地方还给越南皇帝。

现在大家都这么爱国,大概觉得宋朝就是卖国。不过,如果有一块地方,派去多少人去都会因水土不服死一大半——而当地人却安然无恙——只要稍微把人当人,我是完全同意宋神宗的说法的。大概也就是因为宋代皇帝的价值观都差不多如此,在外族面前就显得特别“面”。王安石说“宁屈己弃财于夷狄,而不忍加兵之效也”,诚哉斯言。

其实,并不仅仅宋代放弃过领土,西汉也干过。《汉书·元帝纪》里说:“珠厓郡山南县反,博谋群臣。待诏贾捐之以为宜弃珠厓,救民饥馑。乃罢珠厓。”

(上图为《王昭君》中的汉元帝与王昭君,下图为汉元帝与李夫人)

珠崖,在海南省琼山县东南。在汉帝元鼎六年定越地,珠厓是其中一个郡。儋耳和珠厓郡,广袤近千里,十六个县,二万三千余户。当地民风骠悍,派谁去都管不住,几年就造反一次,汉只好不断地派兵出击平定。开始的二十多年里,造反了六次。又过了几年,珠厓三年县造反;几年后,九个县造反,都发兵去平叛了。不久,又反,又派兵去——几个县的造反此起彼伏,连年不定。元帝跟大臣商量出兵,待诏贾捐之则认为,不要再出兵了,不要再派人去平叛了。

贾捐之,是贾谊的曾孙。贾捐之的上疏里,其实提出了不少有益的思想,比如说,一个国家权力所能覆盖的范围是有限的,“殷、周之大仁也,然地东不过江、黄,西不过氏、羌,南不过蛮荆,北不过朔方”,所以在这片土地上,颂声并作,大家都能各安其所,共尊周室;而秦国呢,“兴兵远攻,贪外虚内,务欲广地,不虑其害”,结果二十多年就亡国了。他说到珠厓这等骆越等古部族很落后,风俗野蛮,跟禽兽无异;这个地方雾露多湿,多毒草虫蛇水土之害,敌人还没抓获,自己人却大量暴亡。而且,珠厓虽然有珠犀玳瑁等宝物,却不是独此一家,没有也不可惜,丢了也不损威名。而且这些的人民这么粗野不文,有什么值得可惜的?本来就不应该设置郡县。

(《昭君出塞》中的汉元帝)

当然,捐之同学嫌人家落后看不起人这点,是不好的,不过,他有些话说得很在意。他说,宣帝神爵元年羌反那一次,出师不到一年,出兵不超过一千里,花费四十余万万,把大司农所主的国家财政都花完了,只能借用少府所制专供皇帝的禁钱。那不过是一个小地方,何况现在还要劳师远攻,牺牲那么多将士却得不到什么好处。珠厓这种地方又不是文明之地,古代的《禹贡》没有提到过,《春秋》的范围里没有它,都不觉得这个地方有用。还不如把珠厓这个地方放弃了,好好抚恤和安置关东呢。

必须说明一下,就在那几年时,关东这个地方,非常倒霉,灾害频仍。珠厓造反是在初元三年春,而在前一年的六月,“关东饥,齐地人相食”;再前一年的九月,“关东郡国十一大水,饥,或人相食”;同年的四月,“关东今年谷不登,民多困乏”。关东都惨成这样了,还不想着救助,跑去一个海岛上耀武扬威,算个什么事啊。

丞相于定国同意这个意见,补充说:“以前连年对这个地方出兵,护军都尉等军官十一人,死了只剩两人,卒士和劳工死了万人以上,花了三万万余,还没降呢。现在关东又大灾,再出兵,老百姓有意见。”

元帝终于赞同,下诏罢“珠厓郡”,他有一句说得好:“夫万民之饥饿,与远蛮之不讨,危孰大焉?”此举,大概是元帝的掌政生涯中我觉得比较妥当的一次吧。人家珠厓百姓天天造反,你们的驻兵在那里天天死人,正是因为强扭的瓜不甜啊——你认为你是平叛,人家觉得你是侵略。跟土地比起来,我觉得“人”重要得多;土地是为人服务的,而不能用命把地给填出来。

(本人新书《活在汉朝不容易已正式上市,当当、京东、亚马逊及各大书店均有售。》)

(海口市遵谭镇东谭村委会的“汉代珠崖郡遗址”石碑。)

相关阅读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zynoa.com 兴港资讯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